湮固

韩叶‖叶all‖王all‖刘卢‖喻黄‖all翔‖林方‖伞修‖高乔‖双花‖杜柔‖包罗‖鬼白‖yakko一生推‖永不降落的太阳-大岛优子‖

-------------------------------------------------------------------------------------------

清明节白古正片

cn:湮固

单反:云淡风轻

妆娘:公皙羽悸

作为队长的卢瀚文。可能有些个人观点吧不喜勿喷。

多年后的一个夏天,我站在这里,与着这支自己一直以来都引以为傲的队伍,心中停不下的悸动。抬起头仰望着这熟悉的场面不禁感慨万分,敲着键盘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目光坚定地定在了场上方标有蓝雨Logo的旗帜上信誓旦旦:

我是蓝雨的队长

这场与微草久违的交锋,回忆起多年前自己还只是跟在队伍后的新人,而如今却以队长的身份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

..前辈[[不禁开始有些怀念起当日剑与诅咒的光景,下意识的呢喃了声便深吸了口气收起了些许感慨的心情]

我一定会努力的!

抱有些许期待的眼神扫了扫微草的选手席,果然新一代的高英杰也成为了队长。

目光停落在高英杰身旁那个戴着耳机的人身上,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脸上多了一丝自信。

来一决胜负吧!

蓝雨队员入座选手席,只见自家的新队员颇有期待地跟在队伍后入座,眨巴着眼已经等着想要迫不及待开始似的,搭在双膝上的手早已按捺不住。噗真是可爱

心里想着赶紧让周边人传话过去,待人回头立马给人一个大大的笑脸。加油!说着给人竖起了大拇指。

此时的自己竟也有些理解当年喻队的作为,看着这些后辈不禁感到一丝欣慰,眼底闪过一抹熟悉像是当年的自己。

        加油,蓝雨的未来!

论国家赛期间黄翔一间房。不打架还能耍。ooc

#黄翔#

一只牙刷不见#

嗯..?[孙翔挠了挠头莫名其妙的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也不知道在找什麽的就翻了翻堆在桌上的一堆衣物]黄少天!我的牙刷呢![一大早就吃了鳖不爽地朝着被窝里还在睡着 的人吼道]

唔...一大早嚷..嚷嚷个鬼啊...帅..的人还在床..上懂不懂...[就这麽瞪大了眼看着人意识模糊的用被子将头捂上又翻了个身继续睡去干脆一气之下一口气冲上前去直接掀了人被子]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要死啊孙翔!!!还让不让人睡了!!一大早你吵什麽啊不知道我身心疲惫嗎一场比赛十几万上下你担负得起嗎!!居然敢掀我堂堂剑圣的被子你胆子不小啊!!![只见前一秒还窝在被子里的人立马跳了起来一脸怒气的扛着被子像要扑上去和人分个胜负]

你他妈多大个男人!!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毛啊![见人张牙舞爪的样子到还真有些怕他真扑下来,站稳了脚下不甘示弱的给人瞪了回去]你昨天晚上用的谁的牙刷!![就觉得一定是他的将矛盾指向人,将人身上的被子用力扯了下来。]

当然是我的啊!要不然!?我跟你间接性接吻?!卧槽孙翔你什麽时候思想这麽恶心了!要不要心这麽脏!!别一大早整得我想吐啊你的牙刷我怎么知道!当然该归哪归哪啊!!你一大早把我喊起来就是为了这破事?!![床上的人就没差跳起来,隐约听到床在咯吱咯吱的响。对于眼前人怀疑自己感到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居然也开始有点相信联盟中传说孙翔每天都在喝六个核桃的说法。手指着自己鼻子感到不可思议]

[听到眼前人就这麽自然的说出了间接性接吻这个词有点不好意思的脸色有些难堪]谁他妈跟你间接性接吻啊两个大男人恶不恶心这里不就我们两个人麽!我找不..[就隐隐约约好像在人身后的床头柜上看到了某样熟悉的东西,话还没说完就急忙走了过去拿起来皱着眉瞅了瞅]

变态啊!牙刷也要看有啥好看的没看过啊!卧槽你该不会真对我有意思吧!哎呀我牙刷你也要这麽琢磨|抱歉抱歉我不是gay啊对你没意思[看见人拿起自己的牙刷像是嫌他恶心的赶紧一把抓过去就想夺结果扑了个空]

[理都没理身后要多傻有多傻的人,就这麽愣住,脸有些微红不自然的胀起,把牙刷举到人跟前的恨不得一拳打上去就觉得红着脸憋了个半天也没出个气来干脆毫不犹豫将拿在手上的牙刷直接丢下了旁边的窗户]傻..傻逼这他妈是我的!!!黄少天你用之前不能先看看嗎!![说完就头也没回的立马冲出了房间]

[待床上的人反应过来就见人快步走出门“咚”的一声将门摔上]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就..脸...脸红了!?!?![就觉得房间突然变得异常安静,愣了愣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此时的心情下意识的捂住有点泛红的脸蛋,呆滞的目光复杂的定在了被翻乱的衣服堆]




他为什麽要在衣服堆里找..?